小贤君

经常文艺,偶尔卖萌。

3月18日凌晨,夜车赶去北京,拥挤的车厢载着熟睡的人们一路向北,看着窗外影影绰绰的田野、建筑,以及偶尔路过的昏黄灯光,突然想起《千与千寻》中千寻与无脸男一起寻访汤婆婆的那段旅途——在漫长的黑夜过后,太阳缓缓从海面升起,驱散黑暗,照亮所有的模糊和不确定。

到达北京站已近凌晨五点,车站人流涌动,各色人士在黑夜里行色匆匆。坐在麦当劳里等着地铁运行,周围坐满了经历漫长旅途而困倦的人们,偶尔会有长居车站的流浪者走进来讨要食物或者自顾自的发表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身在其中让人感到这是无比真实的生活,但它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又让人如临梦境。

北京的雾霾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大裤衩”比想象的还要丑陋。乘最早的地铁赶去面试,纯路痴,出了地铁口再找不到方向,经过几番折腾后终于到了所要面试的编辑部。一面在上午,面试官是一个年轻的编辑,人很好很温和,聊了一些常规的问题以及对他们正在做的书系的看法。一面通过后,二面安排在下午,只好出去闲逛。虽然已经入春,但街头还是有些凉意,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重复着许巍的那句歌词——我站在这繁华的街上,找不到我该去的方向,想想自己当时真像个落魄文艺小青年。哈哈

二面一直等到下午四点,主编在业界小有名气,问了一些普通问题,主要纠结于一个工科生为什么要做编辑,我只好说因为喜欢。(是的,劳资真的就是因为喜欢!)然后他又问了一些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的内容,我绞尽脑汁把从小的那一点点浅薄的积累全拿了出来。最后他告诉我回去等消息。

面试完匆忙找到住处,休整一晚,准备第二天的面试。第二天面试的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3岁,CEO 89年出生,简介上说经历丰富,去过阿富汗,扛过AK47,敬佩之心油然而起。面试官是两位年轻的女士,问了一些常规的问题,最后告诉我她们没问题,但是公司的前一百名员工需要总裁同意,说让我回去等电话面试。

做完北京所有的面试,直接坐地铁赶去火车站,晚上11点的夜车,在候车厅等了近五个小时,坐上火车安顿好就浑然睡去,偶尔醒来竟然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到达济南已是凌晨5点,在车站休整了一下,坐最早一班公交去了所学专业相关的一个面试。蓬头垢面,想必面试官对我的印象和我对他的一样差。

三天两夜的流水账,应该是我最近生活的一个缩影。眼前的山丘已经树立,不高不大,但它就在那里。所有的奔赴都应该是不辞辛劳的吧,所以才能在越过山丘后看到等候的人与好的风景。


评论

热度(7)

  1. 天界·玉小贤君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