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贤君

经常文艺,偶尔卖萌。

请叫我文艺青年

       我在想作为新时代的大好青年,如果你不想文艺,还不甘沦为普通,那你到底想怎样。

       本来想写写九零后,又发现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就在几年前我上高一的时候,有一个叫楼下的人写过一篇《关于八零后现状及其他》的文章,我记得当时我为他写的评语是,像极了文学评论,只说别人,不说自己。觉得自己当时用心极其险恶。又想到,我没他那般博古通今,能从弗洛伊德,费尔巴哈写到嵇康,再到艾青,陈忠实,王朔,最后直至安妮宝贝,韩寒,郭敬明。于是我就只能发发牢骚,愤青一把啦。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该用怎样的态度生活,觉得无非就两种,一种是安静点,不关注无关的别人,做好自己的事,别为自己惹是生非;另一种就是没事找点事,时常跳出来抨击辱骂一下别人,并偶尔顺便享受一下被别人指着鼻子痛骂的快感。然后我就确定我只能做第一种人,原因很简单,因为我骂不过别人,更不会傻到像一些人,明知骂不过,还自取其辱的跳出来漏洞百出的说上两句。我不是王朔,骂人可以滴水不漏,即使失口漏了,也能做到打死都不承认,随时反咬一口。王朔是一个太聪明的人。


       当我想安静生活的时候,就不想去理会别人,但却常常做无谓的解释。我写自己荒废,写自己没有力量,写自己有自省却难警醒,写自己现时最真实的情绪,怎么就腻歪矫情了。难道非要一边麻木的荒废时光,一边还要伪饰的欢天喜地恬不知耻才叫不矫情;难道连自己的生活都过的糊里糊涂,还要假装成熟的跳起来对别人指指点点才叫不矫情;难道非要姐呀哥呀的撩些不痛不痒的狠话才叫不矫情;表层的东西做的越精致,越浮夸,越说明你内心不够强大。


       你说我无病呻吟,好吧,如果你明知自己荒废了时光,却没半点挣扎纠结,还能自得其乐,那我无话可说。但你不自知,总得允许我有点自省吧。每个人表达情绪的方式不一样,我就是想真实的写出来,无论你看着有多矫情多浅薄多小家子气,于我都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每个人都可以整天嘻嘻哈哈,并且我从不反对这样的生活态度,但有时候总要想想到底是自己真的豁达,还是因为自己未经历苦难而自觉豁达。糊涂与难得糊涂是相差甚远的境界,乐活也不是整天像白痴一样乐呵。

       本来想用各种恶毒的词汇好好愤青一把,但写着写着就没了脾气,我怕再写下去语气又会温和下来,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为了我这一次可以完整的恶毒,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