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贤君

经常文艺,偶尔卖萌。

苏童的《妻妾成群》和《1934年的逃亡》

       苏童的笔尖总是缠绕着江南浓厚氤氲的雾气,那些裹在浓雾中或尖锐或荒诞的故事,总给人以不可置落的恍伤.如同隔着时光的追溯,虽难以与现时的情绪暗合,但却也因了这隔着年岁的相望,而能让人产生更多的思索与警醒。

       读苏童的第一本书是《妻妾成群》,就像一段被人反复撕裂繁华尽失的锦缎.苏童以沉郁细腻的笔触写出了旧社会中女人的争斗与悲哀,文字间萦绕的压抑颓废的气息,仿佛是一群幽居在阴暗,潮湿的枯井中的人,一边坠落,一边探寻着阳光,却最终还是坠亡在枯井中.苏童的文字确有一种"冷艳的张扬",他总是为故事设置一个高贵的背景,却又不动声色的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压抑到接近死亡的气息,让人不自知的心生出悲凉.没有过多的渲染与铺陈,于是就少了些虚意的矫情,而让人更加真切的感受到故事本身所蕴含的寓意。

        苏童或许是想说出一个时代的悲哀,也或许只是想去讲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只因文字一开始就被赋予了诸多的意义,才有了人们种种的评述与探寻。

        读《1934年的逃亡》,读出了一群乡土人的流离.他们各怀欲望或期许奔向城市.却在城市之中尝遍了人世的冷暖,辗转之中,人们想起了那片在自己身后伫立多年的故土,但终因种种的牵绊而难以回头,只能将眼中期许的光芒转化为一路向前的坚毅,寂静奔赴,即使深知这是一段不断寂灭的路途。

        苏童的字里行间依旧流露着独有的深沉与黯淡,像是在批判却又饱含着同情.这样一群有着最原始期许的人们,却终因无法满足的欲望,在窥视与自渎中奄奄一息,到达逃亡的终点。但又是人们自己浅薄的欲望造就了这条“黑色的人生曲线。”所谓逃亡,也许只是一场纯粹的追逐,在存在的匮乏中完成对主体自我毁灭。

       苏童是一个太容易沉浸在自己构筑的文字世界的人,所以他不拘于文字的格式,不在乎文字以怎样的姿态呈现,他相信总会有人与自己心灵暗合,刻意迎合往往无用,还会令自己丧失坦诚。

       苏童说,写作是一种给予,给予自己,也给予别人。我想对于文字苏童是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的,也是因了这份珍重与甘愿,才让他在乏善可陈的生活中找到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文字依赖于天赋的灵性和静寂的个人经验的总结,但苏童却是一个有着华丽想象的创作者,这种能力令人艳羡。他总能穿透寻常而厚重的年岁,讲述起那些旧时光的故事。一如他文字中的那口枯井,不动声色却洞察人心,虽姿态静止,却能讲出一段又一段被人遗忘的时光。


评论(2)

热度(1)